【星際純愛】獸世一點懶商(前世富商榮明時祖上是工匠師起家,初來乍到木有錢。)

作者:茶幾推文  來源/微信公眾號:chajituiwen 發布日期:2019-10-28


點擊關注了解更多精彩內容!!
03
獸世一點懶商
by水杉簡介:
穿越獸世,榮明時發現,這個世界的人普遍存在一種躁狂癥。
比如情緒異常激動時會變成巨獸搞破壞,情緒異常低落時變成幼崽縮成團。
能夠治愈這種病癥的是一種能源石,但必須手工雕刻成獸人對應的獸形,形態越逼真治愈效果越佳,反復利用率越高。
前世富商榮明時祖上是工匠師起家,初來乍到木有錢。
于是乎,星網上突然冒出來個小店,擺上了幾個小雕塑,技藝高超,透過屏幕都能感受得到能源石安撫情緒的效果,轟動了整個帝國。
但是,這個店主超級懶……試讀正文:
榮明時第十七次追蹤獵物失敗,蹲在巖石上的小身影看著遠去的那只兔子躥進了草叢,不見了。
今天再沒有吃的,他估計得餓死了,然后在這石頭上被風化成豹子干……
死后重生自然是一件最幸運不過的事情,但是如果重生成為動物,這幸運就折了小半,如果再是沒有母獸照顧的孤單幼年體狀態,那可就折了大半了。
榮明時這個只有小貓般大小的幼年雪豹,伏在石頭上,仰著豹腦袋看著天邊飛過的一只鳥雀,爪子托著腦袋,微微伸出舌頭舔了舔唇,然后單爪子蓋在了自己的肚子上,餓……
但狩獵什幺的,對于一只走路都不太穩的幼豹來講,真的挺難的。
榮明時第十七次的嘗試過后,打算摒棄這種耗費體力的追逐式的捕獵方式。
榮明時實在沒有力氣了,他伏在石頭上瞇上眼睛,養精蓄銳的過程中,迷糊的想著等會還是去看看之前做好的那些簡陋的陷阱,希望能有所收獲。
榮明時挪動虛軟的爪子從石頭上下來,朝著小溪邊慢悠悠的走。
清澈水面都能映照出此時榮明時白色的幼豹形態,然而榮明時沒時間看自己現在的萌態,以及此時作為極其稀有的保護野生動物的存在,目前腹中空空只能用多喝水這種自我安慰的方式來填補。
喝完水后,榮明時甩甩濕噠噠的厚爪子,揉了一把沾濕的臉毛,正轉身去查看自己費勁弄好的陷阱,期盼能夠捕捉到一兩只的獵物,就被突然的一聲轟響爆炸聲給驚了一跳,榮明時機敏的鉆進了草叢里,過了一會,才仰起腦袋看向了轟響傳來的方向。
在距離榮明時所在的位置不算很遠的地方,有什幺東西撞在了山頂,那里已經燃起了火焰冒起了濃煙,不時還發出一些爆炸的響聲。
是飛機失事?
榮明時剛這幺想,突然有一只黑色的巨獸從濃煙當中躥了出來。
“!?”
榮明時愣住,比當初看到自己的豹爪子,摸到自己的豹耳朵那會,還要驚訝。
榮明時眨了眨眼睛,抬起一只爪子扶住腦袋,懷疑自己是不是餓昏頭了,不然此時他怎幺會看到天空中飛著一只黑龍?
那只黑龍扇動著巨大的龍翼掠向了高空,然后憑空停頓在那里,鋒利的爪子開始撕扯自己身上的鱗片,同時發出隱隱的悶哼與低吼聲,黑曜石一般的鱗片混合著血從高空落下,強有力的尾巴甩動,發出颯颯風響。
被扯下來黑鱗被龍爪甩開,砸向了地面,倒霉的小豹子反應不及,被一片龍鱗給砸中了尾巴,疼的榮明時倒吸口氣,抱住了自己的尾巴,眼睛里冒出可疑的水跡。
這倒是讓榮明時確定,他這是真的看到了一只在天空中發神經的黑龍?
那黑龍自虐式的撕扯了一會之后,突然難以抑制的低嘯一聲,扭頭朝著山體的方向噴出來一團火焰,炙熱的高溫瞬間讓山體上的植物焚燒成了灰燼,連石頭都有要熔化的跡象,火勢也很快蔓延起來。
噴出了火焰的黑龍凝滯了一瞬,然后伸著龍爪再度更為嚴酷的撕扯自己的鱗片。
直到精疲力竭,龍爪垂落下來,黑龍身形不受控制的翻轉,直直的從半空中砸落下來。
黑龍巨大的身形逐漸接近地面,此時仰著腦袋看黑龍發神經(發神威)的榮明時才意識到,情況好像有點不好了,這黑龍砸過來的方向,貌似正好朝著他的位置來的。
小豹子使出全身的力氣從草叢里面跑出來,朝著一個方向奮力的跑,那黑龍擋住陽光投射的陰影幾乎就在他的腦袋頂上。
然后,那陰影突然縮小,同時在榮明時的身后,傳出來一聲落地的聲響。
聲音不算大,甚至因為榮明時跑出了這些距離的緣故還有點輕,完全不是想象的那種巨獸砸到地面上的轟響。
解除危機的榮明時爪子一軟,栽倒在地上,眼睛都冒金星了,喘息了好一會,才使力站起來,轉頭看向了掉落物件的地方。
沒有黑龍。
榮明時微微歪了歪頭,有些疑惑,慢慢的抬起厚爪子,輕悄悄的往著發出掉落聲響的位置走過去。
然后他在之前藏著的小溪邊草叢附近,看到了一個黑色銀邊制服的人躺在那里。
榮明時停下了爪子,星空一般透徹的豹眼突然閃過一道精明的光。
這個應該算是……獵物吧?!
榮明時看著那邊的獵物,再度踩著虛軟的毛爪子一步步的走了過去,一邊走一邊進行心理建設。
他現在是一只豹子,是獸類,還是餓了幾天的獸類,在獸類的眼里,任何的非同類都應該是做為獵物的。猛獸的世界沒有人類的社會觀的,弱肉強食,填飽肚子才是重點!
在逐漸的靠近之后,榮明時微微俯身,還算靈巧的撲在這龍人的身邊,瞪著眼睛觀察。
很好,自虐的這幺厲害,已經暈了。
然后,榮明時開始扒拉著這看起來身材挺強勁的人的黑色制服,仔仔細細的尋找下嘴的地方。
這龍人身上穿的衣服肯定是特殊材料的,剛剛被龍爪子撕扯了半天,雖然破爛不堪,但幾乎都只是都是龍爪撕扯壞的,并沒有因為身形變化而撐破的地方,所以這人在黑龍和人之間轉換,也沒變成果體。
但是這露出來的皮膚也都是被他自己的龍爪給撓的血肉模糊的。
如果是一只正常的猛獸,那應該是立馬激起食欲的,但是,這在榮明時的眼睛里,真的很難下口,即便某只小雪豹已經餓了很久。
然后,榮明時逡巡的視線就落在了龍人的手上。
這人的手很寬大,修長,指節分明,并沒有血跡,朝著掌心微微的蜷曲,榮明時湊過去使勁拱了拱,歪著毛腦袋,張開了豹嘴巴,強迫自己張嘴咬住了這人的手指。
他總要活下去的不是……
含了一會,榮明時又在內心醞釀了一會。
沒什幺大不了的,他只要合上嘴巴,鋒利的豹齒一定可以把這肉給戳破。
作為獸類,茹毛飲血是必然的!指不定這龍人醒了還會吃了自己。
終于……
榮明時泄氣的一屁股蹲在了這龍人的手臂邊,耷拉著腦袋看著這人的手臂。
雖然他現在是只獸類,還是個幼年體的無法自己捕捉獵物的小豹子,但是讓他吃人還真是下不去口。
榮明時沒發現,就在這時候,半躺著的人突然睜開了眼睛,凌厲隱忍的金色豎瞳巡視了一圈之后,然后穩穩的落在了耷拉著的毛耳朵,垂著腦袋的毛乎乎的雪色小豹子身上。
黑龍敖迦此時正處于躁狂期,意識有些混沌,但是還是感覺到,剛剛這只獸舔舐了他的手指,尖銳的乳牙卡在了他的指節上。
這小獸,是想把他弄醒幺?
這幺小一只,頂多有他獸形的時候的一只爪子大,看起來也異常的蕭索可憐。
是未成年,還是情緒受挫的幼年體?
整個帝國的獸人,普遍存在著一種躁狂癥,這種躁狂癥會促使獸人呈現兩種極端情況的病癥。
一種是在情緒激動,特別是發情期的時候,會變成成年獸形,這種狀態下的意識不受控制,會大肆破壞和毀滅周圍的一切。
另一種情況就是情緒異常低落受挫,獸人就變成幼年體,非常的脆弱和無助。
即便是自控力超群的敖迦,也難以避免這種躁狂癥的出現,在意識到自己可能進入躁狂狀態的時候,敖迦極力壓制,跑到了這顆在星圖上標志了荒星的小星球上來。
所以,眼前這只小獸,是哪種情況?
這思緒也不過是在轉瞬間就被敖迦的躁狂癥給淹沒了下去,敖迦金色的豎瞳當中的清明逐漸喪失,意識逐漸混亂,他知道自己正在逐漸失去自我控制。
這只小獸在他的身邊,很危險!
所以,敖迦伸出手掌,落在了小豹子毛乎乎的腦袋上。
觸感溫熱柔軟,細密的絨毛很舒服,敖迦那只因為抑制躁狂癥而微微顫抖的寬大手掌,揉了一把小豹子的頭毛,然后順著他的腦袋滑到了小豹子的后脖頸子處,而后,堅定的抓住小豹子的后脖處的皮毛,用力的把小豹子給扔了出去。
雪豹……屬于貓科獸人……身體柔韌性最高……
這個力度和高度把他扔出去……應該不會受傷的吧?
在躁狂癥再度爆發的前一瞬,黑龍腦袋里面也就閃過這一個想法,然后就全然失去了自我控制,再度變成了一只黑龍巨獸,揮動著龍翼掠到了半空,繼續開始撕扯龍鱗,抑制自己想要大肆噴吐龍息的欲.望。
圖文來源于網絡
后臺回復蓋樓獲取小說資源在看點這里

關注茶幾推文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精彩內容

双色球开奖历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