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的我,很傻

作者:插畫集  來源/微信公眾號:ChaHua-520 發布日期:2019-10-18

以前的我,很傻,
以為心直口快就是率真,
有什幺說什幺,
以為掏心掏心就能換來真心,
一點防人之心都沒有,
最后一身傷痕累累。
以前的我,事事追求完美,
怕做的不夠好,別人不喜歡;
怕考慮不到位,別人不滿意。
什幺事都自己逞強硬扛,
到最后,
苦了累了,沒人心疼。
以前的我,害怕被人說,
不想幫的忙,不好意思拒絕;
不愿做的事,勉強自己去做。
結果付出了心血,
沒討到別人的歡心,
還要被人說三道四。
現在的我,想開了,看淡了,
別人的看法,我不在乎。
嘴長在別人身上,
想怎幺說是他的事,
跟我無關。
1231韓立定了定神后,看了身旁背著木延遺骸的熱火仙尊一眼后,將目光往前方微微一掃。這座地下大殿之內一片昏暗,四周寂靜無聲,前方黑黝黝的,不知通往何處。“厲道友,我們走吧。”熱火仙尊說著,邁步走在前面,翻手取出了一顆核桃大小的雪亮明珠,隨手一拋。一道白色光弧就飛上穹頂,嵌了進去。明珠在兩人頭頂上釋放出雪白光線,將整個地底大殿映照得一片通明。韓立目光一縮,只見整個殿內空蕩蕩的,只有前方有一張造型好似兩棵矮樹枝椏纏繞,形成的古怪木椅擺在中央,一半青黑,一半枯黃。“本以為這里是木延師伯貯藏靈丹仙草的地方,沒想到居然什幺都沒有。”熱火仙尊眼中閃過些許可惜之色,說道。“既然獨立設立這處隱秘所在,想必此地應該是有其獨特之處的,或許有什幺其他東西被藏于這里也為未可知。”韓立收回落在木椅上的目光,說道。“不錯。”熱火仙尊點了點頭,背著木延尸首繼續往前走去,在那張青黑木椅旁停了下來,以仙靈力幫其彎曲四肢,使之端端正正地坐在了那張案幾后的木椅上。隨后,他又朝著尸首恭敬了行了一禮。韓立沒有急于搜尋,而是等著熱火仙尊做好一切之后,才與其一起在大殿中搜索起來。半晌之后,兩人分別從大殿兩側走了過來,對視了一眼,眼中俱閃過一絲失望之色,同時搖了搖頭。“從此處的情形來看,沒有發現任何暗格或是隱秘禁制。”熱火仙尊如此說道。“看來此處多半已經被人搜刮一空了。”韓立也是嘆了口氣的說道。正說話間,他的目光忽然一跳,眼角余光瞥見木延的尸身似乎動了一下。韓立心頭一緊,忙轉頭望去,只見木延的尸骸正安安靜靜坐在那張古怪木椅之上,并無任何異動,可剛才那一剎又分明不像是幻象。“應該不至于,我也只是僥幸嘗試而已,其他人就更不可能知道此處會有地宮了……”熱火仙尊明顯沒有注意到任何異動,猶自說道。“或許是當年真言門滅門之際,就已經遭到洗劫了……”韓立話說到一半,神色陡然一變,驚聲叫道:“熱火道友,小心……”其話音剛起,就見木延尸身忽然亮起一陣詭異綠光,腹部那道巨大傷口處,竟然有黑色煞氣凝結,才不過瞬息之間,就已經結成了一顆葡萄大小的黑色圓珠。圓珠表面黑氣繚繞,看起來頗為詭異。而緊接著,木延尸身身下的古怪木椅則忽然像活過來了一般,上面的枝椏忽然朝兩邊一散,瘋狂地暴漲開來,如藤蔓一般朝著熱火仙尊身上橫掃而去。這一切看似漫長,實在只在一瞬之間。熱火仙尊雖然被韓立提醒了一聲,但反應終究是慢了一拍,剛剛抽身躲避,就被數根枯黃藤蔓掃中,手臂瞬間就被纏住了。“啊……”只聽其口中發出一聲慘呼,手臂上法袍頓時化為灰燼,露出的皮膚上出現一道道黑色焦痕,血肉瞬間就變得干癟了起來,皮膚也變得如同樹皮一般干枯丑陋。熱火仙尊當即大口一張,一股熊熊赤焰從口中噴涌而出,順著纏在他手臂上的枯黃藤蔓朝著木椅那邊蔓延過去。然而不知為何,這看似熾烈無比的火焰,落在這木藤之上竟好似澆上了露水甘霖一般,只是點點滑落,卻半點燃燒不到那些枯黃藤蔓。就在這時,破空聲一響,一道青色劍光驟然亮起,裹挾著一縷縷金色雷電,當空斬落而下。“嗤啦”一聲響!枯黃木藤應聲而斷,從中噴出汩汩墨綠液體和一陣陣兇煞黑煙。熱火仙尊脫身之后,立即倒掠開來,與韓立比鄰而立,抬起另一只手掌,捻出一張金質青紋的符箓,貼在了手臂傷處。“咝咝咝……”伴隨著陣陣輕微聲音響起,那張符箓之上開始冒出陣陣腥臭白汽。“厲道友,這是怎幺回事?”鉆心的疼痛陣陣襲來,熱火仙尊額頭冷汗直冒,卻根本無暇顧及,忙開口問道。“我也不清楚,不過看這情形,你這木延師伯似乎是要成煞了……”韓立眉頭緊皺道。他目光緊盯著那張古怪木椅,見其上藤蔓全部收縮回去,如妖魔亂發一般在四周抖動不已,卻不在主動朝他們兩人掃來。“這……怎幺可能?這都已經過去了何止千萬年,為何早不成煞晚不成煞,偏偏這個時候成煞?”熱火仙尊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,說道。“具體我也不清楚,不過眼下看來,多半是與他身下的那張古怪木椅有關了……”韓立目光落在那張木椅上,沉吟道。熱火仙尊聞言,不禁出現短暫的遲滯。片刻之后,他目光一閃,像是突然醒悟了過來,忙叫道:“那不是木椅,那是……”他的話還沒說完,就被韓立一聲驚叫打斷了:“不好,他要結成煞胎了……熱火道友,快助我一臂之力,擋住那些怪藤。”只見正坐于木椅上的木延,此刻身軀劇烈抖動,一雙眼皮之下,兩顆本應腐化的眼珠劇烈震顫,如陷入夢魘一般來回移動,仿佛下一瞬就要睜了開來。與此同時,韓立的身形就已經前掠開去,手中直接喚出九柄青竹蜂云劍,合而為一朝著木延尸骸腹部煞氣結胎的地方直刺而去。其身形剛一進入尸骸附近數十丈范圍,那些青黑和枯黃色的藤蔓立即瘋狂扭動,從四面八方籠罩而來,朝著他鞭打纏繞過來。熱火仙尊見狀,連忙喚出了那面金色古鏡,脫手朝前一拋,單手掐訣,大聲喝道:“凝!”這一聲喝出之后,整個金色古鏡劇烈一顫,表面浮現出一道復雜符文,鏡面釋放出無數道金色光線,將韓立周身之外的空間全都籠罩了進去。刺目金光照耀之下,一股明顯的時間法則波動立即蕩漾開來,那些攢射至韓立身前的藤蔓瞬間像是陷入了泥淖之中,速度變得遲緩起來。韓立體內真言寶輪瞬間逆轉,身形速度驟然加快,從茂密的藤蔓之中一閃而入,青色長劍上金光閃耀,以祭雷術凝出的辟邪雷球,直接破開青黑藤蔓交錯纏繞成的壁障,刺入了木延尸骸腹部的空洞中。“轟隆”一聲,雷鳴炸響!耀眼的金色電光瞬間綻放開來,化作無數細小的金色蛇電朝著四面八方爆射開來,將那枚堪堪凝結成形的煞胎,撕扯成了碎片。破碎的煞胎化作濃重煞氣,在辟邪神雷之中縷縷蒸發,徹底消散開來。韓立卻恍惚在燦爛的金色電光之中,看到木延尸身的雙眼睜了開來,瞳孔之中倒映出了一個人影,卻并不是韓立,而赫然是奇摩子。瞬息之后,金色雷光在萬股劍氣的裹挾下再次暴漲開來,不僅將木延的尸身撕裂成了碎片,就連下方的那棵兩生樹一起炸裂了開來。“不要……”“唉……”一聲疾呼與一聲嘆息,先后在韓立耳邊和心中響了起來,卻分別來自熱火仙尊和魔光。韓立身形落地,手中長劍一收,心間又響起魔光一聲嘆息:“韓道友,可惜了……我這才閉關分神片刻,唉……”韓立自然知道,他所可惜的是那即將成型的煞胎,有了此物給他吞噬吸收,修為必定還能再暴漲一籌,可韓立心底卻并不希望如此。一個太乙初期的魔光已經有些不好掌控了,若再給他繼續拉開差距,還指不定會生出什幺枝節來。“魔光道友,情況緊急,事從權宜了……”韓立以心聲回應道。“機緣不到,無緣而已……”魔光也只得幽幽嘆息道。韓立聞言,也不再與之交談,暫時隔絕了花枝空間與外界的聯系,轉而向熱火仙尊問道:“怎幺了,熱火道友,方才為何出言阻止我?”熱火仙尊已經收起了古鏡,急吼吼地走了過來,打量了一下已經變得焦黑一片的古怪木椅,滿臉惋惜神色道:“厲道友啊,你這……唉……”“到底出了何事?”韓立眉頭緊皺,問道。“這東西可不是什幺木椅,而是一種名為‘兩生樹’的仙植,據說當年木延師伯就是憑借此物度過煞衰之劫的。”熱火仙尊指著僅剩半截焦黑軀干的“木椅”,說道。“什幺……”韓立聞言,心中頓覺懊惱不已,卻也已經無可奈何了。他俯身下去,想要仔細查看一下,這兩生樹是否還有挽救的余地,結果就發現枯黑的樹身之內有一截青翠樹枝,兩指夾出后才發現是一枚樹枝形狀的玉簡。“這難道是……”熱火仙尊眉頭一挑,連忙問道。“是不是《大五行幻世訣》,道友自行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。”韓立大大方方將玉簡遞了過去,開口說道。熱火仙尊見狀,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接過來,思量片刻后,說道:“罷了罷了,厲道友三番五次救我性命,我還一直抱有宗門成見,實在是……這里面不管是不是《大五行幻世訣》都由厲道友來查看,只是之后這東西……”23123
現在的我,想開了,看淡了,
凡事,順其自然就好。
感情,
留下的,好好珍惜;
離開的,道一聲安好,
生活,
有錢,把日子過好;
沒錢,把心情過好。
再見,以前的我,
你好,現在的我!
愿所有努力生活的人:
不為往事擾,只為余生笑。

關注插畫集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精彩內容

双色球开奖历史